活動關卡的劇情設計心路歷程

因為這段創作的經驗很特別,所以想記錄下來。

簡單介紹開始這段創作的源由,以助大家了解。這是要寫給一個卡牌類手遊的劇情對話內容,而該遊戲內的關卡玩法是進入關卡後會走一段路,中間遇到好幾波小怪,最後面對小BOSS的架構。

《規劃》


在一開始規劃的時候,預定做成四個關卡,在整個故事開始時,以及全部結束後,會有一段對話劇情,另外在四個關卡中,分別各會有「進入關卡時」、「遇到BOSS前」「擊敗BOSS後」的三段劇情對話。(當然,每關也都有設定一位BOSS。)

《制定故事主題與選定主要劇情角色》


在一開始做劇情大綱設定的時候,其實很難產,因為當時的可用素材(角色)是不完整的,所以只能從主題(故事標題)開始發想,再加上各式各樣古怪的時間與流程壓力,只能先勉強地定義了故事的主題,是一個因應萬聖節而舉辦的《甜點王比賽》,並同時確認了兩個角色,一位《偷走冠軍作品的男性怪盜》,以及一位《追查此案件的女性偵探》,並決定以這兩名角色作為行銷宣傳的主圖素。

突發狀況

在制訂好劇情大綱與劇情角色後的一兩天,卻傳來消息,怪盜角色因故無法使用,於是行銷宣傳的主圖素變成只有女偵探一位,原定的怪盜角色很有可能需換人。

 

《擠出第一版的劇情大綱》


在多天的絞盡腦汁之後(當然同時有許多其他工作在進行),擠出了一份不甚滿意的劇情大綱。

起始:

  • 城內要舉辦甜點王大賽。
  • 玩家跟該座城的公會長獲邀成為評審之一,並會在比賽前收到怪盜的預告犯罪函。
  • 在比賽中會被提到的參賽者共有六組,其中一組是玩家以前認識的角色。

第一章:

  • 在揭曉冠軍的時候發現冠軍作品被盜,主角方發現群眾中有異樣騷動,前往追捕。
  • 追捕到一名陌生女性,該女性逃脫不成,發生BOSS戰。
  • 女性表示為偵探,正在追捕真正的犯人卻被主角誤會攔住,解釋完後離開。

第二章:

  • 根據偵探給的資訊,某位魔女姊妹可能是怪盜案的幕後委託人,前往魔女樹屋調查。
  • 妹妹想要吃吃看冠軍作品,為了此莫名執著的願望而找人去偷。
  • 向姊妹套出關鍵內容後,妹妹因為被識破,進入BOSS戰。
  • 姐姐逃走留下妹妹,逼問後得知姐姐與怪盜的交易地點。

第三章:

  • 收到活動場地有變故的消息,因而必須回到會場。
  • 在比賽過程中落敗的某人,意圖毀掉活動,造成事端,為了阻止而進入BOSS戰。
  • 戰鬥後,該人認輸,並且主動棄權甜點王的比賽。

第四章:

  • 前往交易地點欲逮捕魔女姐姐跟怪盜,怪盜其實是一位小弟弟,
  • 為了想要獲得魔女姊妹的變身用南瓜面具,因而答應幫她們竊取冠軍作品。
  • 為了奪回失物,進入BOSS戰。
  • 其實小怪盜只是想用南瓜面具暫時變身成大人,跟某位大姐姐一同參加舞會。
  • 因為夢想太可愛,於是取回作品後不再追究,讓小男孩戴著南瓜面具去參加舞會。

結局:

  • 主角方取得失物,回去將活動完結。
  • 為了有意思的收尾,最後主角認識的該位參賽者會對第一名嗆聲,留下懸念。

­《重新檢視》


這份最初的劇情大綱,自己再檢視一次後,發現存在很多問題,以及一些未想清楚的事。

  • 女性偵探從第二章後鬼隱。
    也許可以改成她一路伴隨,但目前沒有想到讓她發揮的地方,或許只能在第二章進行盤問,但角色卻顯得沒有重要性。
  • 魔女姊妹找人偷冠軍作品的動機很幼稚,正所謂「鼻屎大的動機」,後面的怪盜也一樣。
  • 中途回到會場這段完全是莫名其妙。
  • 很難接受一個天真男孩會是最終BOSS。
    因為原本的怪盜角色不能使用,中途被迫從剩下的角色素材挑角色出來,勉強可挑的就是小男孩。而為了符合小男孩的童心設定,硬編了小男孩的竊盜目的,卻不太合拍。
  • 其實所有的新角色都沒有明確的人格設定。
    也就是說,一切都是寫到的時候再去發展。這是個人的設定能力還不夠水平的關係。

 

《修改》


儘管大綱不佳,但再過幾天就要上線了,硬著頭皮也要把這個大綱寫下去,於是只能開工了。原本以為,會跟前一篇作品一樣品質低落,但沒想到接下來卻是一段奇妙的創作體驗。

以往在撰寫的時候,因為大綱不包含細節,所以實際成果與大綱本來就會有些差異,加上這次因為大綱寫的不佳,一開始的時候就抱著會臨時改動的心態去寫,所以變化更大。

 

《調整後的劇情大綱》


序章(改):

  1. 改為由公會長來委託主角(玩家)當評審。
  2. 活動單位事前收到了竊盜傳聞,但不是足以確信的情報。
  3. 於是調整為由活動主辦委託公會長擔任評審,公會長再找主角一同去擔任評審。
  4. 商議了如果出事若能協助順利解決,主角可獲得一個月份的甜點招待。
    * 這點其實是刻意追加的項目,當時有期待之後可能會利用到,但是最後沒有發揮效果。

第一章(改):

  1. 揭曉冠軍的人變成主持人,並將決賽的參賽者調整為三人,
    共是男女新角色各一,以及一位以前就認識的甜點師。
    * 此時已經設定,新男角將會奪冠,新女角是第三章鬧事的女參賽者,第三位則是用來收尾用。
  2. 攔住陌生女子(女偵探)時設計了合理的爭執:
    女子急著想繼續追捕,但主角方因為懷疑她是嫌犯,並要求出示證據。
  3. 女偵探在轉瞬間是不可能提出足夠證據的,只好以武力突破,因而進入戰鬥。
  4. 戰鬥後,偵探並不是被擊敗,而是主動停戰。
    * 這部分的修改,是讓偵探的設定能表現出「並非戰鬥弱者,可能深藏不露」。
  5. 偵探最後放棄追捕嫌犯,因為已經被跑遠了,偵探考量後,決定跟主角方一同行動,畢竟雙方目標相同。
    * 在初版中的問題A (女偵探在這之後神隱),在這邊做了修正。
    (等等,哪裡來的目標相同?偵探為什麼要抓怪盜?)

 

第二章(改):

    1. 回到會場證實了偵探的身份,偵探的委託人是冠軍候選之一,但委託內容並未在此交代。
      * 偵探的委託者是臨時加入的設定,這是第一個引線。
    2. 魔女姊妹的位置改成城裡的麵包店
      * 為了期望整個案件能在當晚結束,合理縮短劇情上的移動距離所做的改變。
    3. 追加了公會長向魔女姊姊套線索的對話,因而得知委託人跟怪盜的交易資訊。
      * 這邊補上了委託人的動機。
    4. 修改成妹妹不在現場,去赴交易約,但未能見到怪盜,
      妹妹回麵包店時被主角方撞見,一時衝動造成場面衝突,進入BOSS戰。
      * 使戰鬥發生的契機更為合理。
    5. 戰鬥後姊姊把妹妹推出門逃走,讓妹妹去繼續交易。
    6. 偵探面對姊姊,以不追究責任為條件交換,得到完整的犯罪資訊。
    7. 不追究責任此舉當場獲得公會長的通融,稍後並進一步帶出偵探的行事風格。
    8. 偵探的行事風格是「以委託人的目的為第一優先」。
      * 這句話是從日劇《刑事律師》取來的,原是想要當名台詞之類的但其實效果不佳。
      ( 這句話卻在後面產生了意想不到的化學效果。)

第三章(改):

  1. 會場有參賽者在鬧事,公會長跟偵探分線前往交易處,留下主角一人回到會場。
    * 此時意外地將公會長支開。
  1. 過於強盛的爐火即將讓會場付之一炬(參賽者變成不是刻意要毀掉活動),
    主角用魔法撲滅了爐火,導致參賽者將怒氣轉向主角,進入BOSS戰。

* 剛開始撰寫的時候還不知道要如何處理鬧事參賽者的動機,只規劃了會場有參賽者在鬧事,要趕快回去。而原定鬧事的參賽者是因為是吃了其他兩組的作品後,得知自己的作品水準落差,因而想要毀掉比賽(惱羞成怒)。此時多少有些放任角色發揮(這是個小小的奇蹟),於是找到了合理的劇情發展。改成了參賽者想要當場重做料理,並且因為過於執著不顧他人阻止而造成了傷亡事端。

  1. 戰鬥之後,其他冠軍參賽者也出現了。

* 此處再次出現有意思的變化:
男參賽者(原設定冠軍)在第二章開始時意外被設定為偵探的委託人,但是其他資料完全沒有設定,只是安裝了一個「順利獲得冠軍」的委託目標,非常薄弱。為了獲得冠軍,需要雇用偵探兼保鏢,這原本就很突兀,除非已經安排過某個計畫。但是第二章那時並沒有相關的設定,該部分一片空白。此時針對這樣的心機(會雇用偵探一定有什麼目的吧)臨時想到了該角色的個性,變成了一個說話很傲慢自大的惡意角色。

* 有趣的部分是,該角色的設定也幫他加入了一種「一定會獲得冠軍」的自信。
雖然當下只是因為「故事原設定中他是冠軍,他一定會拿到冠軍」而已,並不是因為他安排了什麼計策。

  1. 會場處理完後,主角前往交易地點,希望還來得及接應公會長跟偵探的行動。

第四章(改):

(一切設定都在這裡自行兜起來了,絕妙的寫作體驗。)

  1. 偵探原本被設定為戰鬥力不是很強(所以可以當第一章BOSS),
    所以設定為此時負傷坐倒在交易酒館的門外。
  2. 主角進入酒館,見到公會長、魔女妹、怪盜紳士。
    * 再次出現(好的)突發狀況
    因為撰寫跟設定大綱有時間差,撰寫時已經可以使用怪盜紳士了。此時基於合理性,將怪盜換回了外型上比較適合的怪盜紳士,而非少年怪盜。
  3. 怪盜紳士很合理地(依照角色外型的形象)發揮了符合魔王的孤高紳士形象,與玩家發生戰鬥。
    * 比起原本天真的少年怪盜合理太多了,也免掉了莫名其妙鼻屎般的動機。
  4. 戰鬥後,劇情讓怪盜紳士脫逃,但卻撞上了想要堵在門口的女偵探,
    女偵探被撞倒,怪盜逃到街上,準備帶著冠軍作品離開,另找機會交易,
    但女偵探卻從懷中取出了冠軍作品--從怪盜身上摸來的?

( 欲讓最後劇情能帶給玩家的驚喜,此時一切設定都已完備。)

  1. 女偵探在衝撞時,其實並未竊得怪盜身上的失物,而只是單純地從懷中取出早已準備好的委託人的參賽作品。同時出言暗示怪盜,雙方都獲得自己的利益,應可就此罷手。
  2. 怪盜心領神會下,配合女偵探表示認輸,實際上卻是帶走了自己偷得的冠軍作品;
    而女偵探順利把自家委託人的作品來個偷龍轉鳳,讓眾人以為這就是被偷走的冠軍作品,達成了委託。

* 原本只是設定女偵探留有一手,想要趁怪盜在戰鬥中不留神時,被偵探反竊走冠軍作品,但後來改寫成在門口的衝撞。而後又再次調整,改成女偵探在衝撞時並未竊得怪盜身上的失物,而只是單純地從懷中取出早已準備好的委託人的作品。

* 最後的故事劇情,將女偵探從大綱時的鬼隱,調整為在最後讓玩家先是體驗到她非但是在最後留有一手地偷回失物的高手,並再立即翻轉成為聰明負有心機的高級智慧角色,同時將男參賽者委託偵探的動機以及該角色的傲慢自大的個性全部連結起來。

(這是我撰寫過最優秀的劇情了!)

結局:

完全被蒙在鼓裡的是玩家主角跟會場眾人,公會長則是一直到活動結束後才想通一切。
但在當時的緊急情況下,公會長也只能接受此結局,才能領有「公會取回了失物」的名聲。

 

《結語》


彙整一下各階段重點的調整緣由

第一章中

由於女偵探為主要劇情角色,將女偵探從被擊敗調整為主動停戰,使之有[深藏不露]的可能性。

第二章中

因為已先將參賽者人數縮減,並預先設定男參賽者最後將會是冠軍,故將重要角色的女偵探與男參賽者兩者間做起連結,並帶入了女偵探的行事風格

第三章中

此時重要劇情角色的男參賽者,在帶入他的個性時,考量他為了獲得冠軍而雇用偵探,理應有其目的,選擇了設定其為傲慢自大的惡意角色。

第四章中

先是依據女偵探藏有一手的設定,安排讓她在最後趁機偷走怪盜身上的冠軍作品,而後男參賽者那惡意角色的設定、怪盜要盜取冠軍作品、女偵探是接受男參賽者的委託、男參賽者會成為冠軍的設定,在突來的靈感下,意外巧妙地銜接起來。

 


Rossi:

本篇作者分享自身在一款已上線許久的遊戲中,設計一段新劇情的歷程,這段創作也在玩家口中獲得許多好評。

由於該作品是已上線的遊戲,這時通常不太能對遊戲的功能、系統做大幅度的修改,所以企劃們必須在有限制的範圍、時間與條件下,盡可能設計出最好的方案,這樣的工作內容是許多遊戲公司內的企劃之日常。

而過程中面對各設計抉擇時的心路歷程,以及最後設計出自己很滿意而玩家也很喜歡的作品時的那種興奮感,大概也是最讓人無法離開做遊戲的原因吧~

非常感謝能獲得作者願將其創作經驗分享出來。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